欢迎访问长沙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今天是:
  • 站内搜索

寒风中带来温暖 长沙杜鹃花艺术节系列文化活动精彩纷呈

附件下载 长沙市文广新局    发布时间:2018-01-30    来源:[打印] [关闭] [收藏]

眼看就要到2018年春节了,但欢乐的盛宴已提前到来。刚刚进入新年,2018长沙新年音乐会、“戏剧之美”国家级奖项精品剧目演出、“新春戏韵”长沙专业院团精品剧目演出、“长沙艺术讲堂”艺术名家讲座、“雅韵星城”剧院联盟系列演出活动、“文化惠民”你来选我来演迎春惠民巡演……遍地开花的精彩演出,让人们大呼“过瘾”,有眼花缭乱、应接不暇之感。

1月21日晚,已是八十高龄的市民陈景明早早地来到了花鼓戏《痴梦贵妃》的演出现场,长沙杜鹃花艺术节举办的“戏韵花鼓”花鼓戏名家专场演出,给像陈景明这样的“戏迷”无限期待。

是日,由国家一级演员王萍领衔主演的花鼓戏《痴梦贵妃》蔚然大气。京剧《痴梦贵妃》是中国戏剧大师梅兰芳先生的代表作,也是京剧的经典剧目。传承和发扬我国戏曲的宝贵遗产,彰显湖南花鼓戏的艺术特色,在保持原《痴梦贵妃》基本情节的前提下,运用地方戏曲音乐元素,发挥现代音乐功能,将它提升,提质为花鼓音乐情景剧,该剧成为既有传统风韵,又具本土特色、时代特点的新颖力作。

花鼓戏《痴梦贵妃》

 

长沙市花鼓戏保护传承中心此次新编的花鼓音乐情景剧《痴梦贵妃》以唱为主,以场面铺排为辅,通过音乐形象、情感色彩把杨贵妃在百花亭侍宴,等候唐明皇未果,倍感失宠、失落、失意、失魂,借酒浇愁的痴心、痴情、痴梦的心态进一步形象化、情感化、艺术化、立体化、花鼓音乐化,让观众们仿佛身临其境,再现了一曲大唐《霓裳羽衣曲》。

王萍等艺术家们精湛高超的演出,得到了戏迷们的认可,“您不知道,我从小就喜欢戏剧,从花鼓戏到京剧,我都喜欢。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有登台演出过,但每年能看几次像《痴梦贵妃》这样高端的演出,也是人生一大乐事……”陈景明说,他打小就追剧,主要是受了其父亲的影响,“我父亲是一个有点痴的戏迷,痴到什么程度?他专门去北京、上海看过戏,为了看戏他甚至可以不吃饭!”

“我父亲可看过很多大艺术家的演出!”陈景明的脸上露出羡慕的表情,“就连梅兰芳的演出他都看过!”经陈景明一说,这不禁让人想起发生在上个世纪30年代长沙“万人空巷看梅郎”的那次演出。

1936年秋,记者出身的萧石朋兄弟与碧云轩纸庄杨叔权合伙,在小瀛洲原江南戏院旧址,改建一所大型扇形剧场,名为长沙大戏院。次年春,萧氏兄弟用重金到北京聘请梅兰芳剧团来长演出,梅剧团的阵容惊人,同意来长沙演出11天,包银13500银元,并约法三章:不拜客,不演义务招待戏,不加场。萧等人事先在小瀛洲旧席少保祠前坪,搭一临时扇形剧场,可容千人,名为长沙大戏院。

梅兰芳于1937年3月16日抵长,18日上演,三天打炮戏是《宇宙锋》《四郎探母》和全本《西施》。后又演出《凤还巢》《洛神》《霸王别姬》等拿手好戏。演员还有小生姜妙香、小丑萧长华、花旦姚玉美等。海报贴出,票售一空,票价最高为银元四元八角,随票赠龙井茶一杯,不过,站票也要收银元一元。

那时的湖南省政府主席何键夫妇,是梅兰芳的忠实“粉丝”,每晚必到。梅兰芳下榻道门口交通银行,每日傍晚,乘小汽车到剧院,一时苏家巷、登隆街、东茅街、丰盈里街道两旁,行人林立,以争一睹“芳”容为快,因此,有“万人空巷看梅郎”之说。

“《痴梦贵妃》本来是梅兰芳的拿手好戏,改为花鼓戏形式后,不仅保留了京剧原作的程式化因素,又放大了人物的表演使之更加接地气,既传承了优秀的传统戏曲文化,又让像我这样的戏迷过了瘾,这种演出形式太好了。”陈景明表示,春节前还有几场戏要赶着去看,“过去是想看戏没戏看,现在是戏太多看不过来!”

 

“南国有佳人”,唐宋时期的长沙就是“歌舞之乡”

 

好像不摆点“古”就难体现历史纵深感一样,说到长沙的娱乐,真还不得不摆点“古”,当然,主要是有“古”可摆。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这句诗谁不知晓?漫漫雪夜里,只要想到这句诗,就会激起众多联想、感慨。殊不知,南国也有佳人,而这位“佳人”居然还在长沙。据《全唐诗》卷568载,唐宣宗时,湖南澧州籍著名诗人李群玉作《长沙九日登东楼观舞》云:“南国有佳人,轻盈绿腰舞。华筵九秋暮,飞袂拂云雨。翩如兰苕翠,宛如游龙举。越艳罢前溪,吴姬停白纻。慢态不能穷,繁姿曲向终。低回莲破浪,凌乱雪萦风。坠珥时流盻,修裾欲溯空。唯愁捉不住,飞去逐惊鸿。”

李群玉笔下的这位“佳人”是指谁?现在已无从考究。不过,诗里所说的白纻舞据说是汉末貂蝉专跳的舞蹈。李白《白纻辞》曰:“扬清歌,发皓齿,北方佳人东邻子。且吟白纻停绿水,长袖拂面为君起。寒云夜卷霜海空,胡风吹天飘塞鸿,玉颜满堂乐未终。”经李白这样一写,白纻舞可谓“如诉如怨,勾魂摄魄”。

李群玉不但在长沙看到了貂蝉的白纻舞,同时看到了“惊鸿舞”。据说,惊鸿舞是唐玄宗早期宠妃梅妃的成名舞蹈,是描绘鸿雁飞翔的动作和姿态,这种模拟飞禽的舞蹈,着重于用写意手法,通过舞蹈动作表现鸿雁在空中翱翔的优美形象,极富优美韵味的舞蹈,舞姿轻盈、飘逸、柔美、自如。前几年,电视连续剧《甄嬛传》里,甄嬛的一支惊鸿舞当真就“飘若惊鸿,婉若游龙”,不知当年李群玉在长沙看到的白纻舞亦是如此?

这或许和湘剧没有什么太直接的关联,但不得不说,长沙曾是“歌舞之乡”。就连李商隐这样一贯严肃的“鬼才诗人”作《潭州》诗时,也不得不“据实”写下:“湘泪浅深滋竹色,楚歌重叠怨兰丛”。

由于长沙楚文化基础深厚,北方的文化艺术进入长沙一带后,都能扎根繁衍,出现新的面貌。如唐曲《麦秀两岐》,在安史之乱以后公元790年左右由金州(今陕西安康县)传至长沙,优倡能唱,并改作了歌词“叙其拾麦勤苦之由”。说明当时这支曲子传到长沙后,很快就地方化了。

早期长沙地方戏曲,就是在这块人文繁盛、富饶肥沃的土壤上发生和发展的。南宋乾道八年(1172年),范成大由中书舍人出知广西静江府,途经醴陵、南岳途中所见,记入他的著作《骖鸾录》中,他在醴陵,见到“县出方响,铁工家比屋琅然”。“方响”是唐、宋音乐中常用的敲击乐器,此时醴陵铁工已能大量制造。他到南岳,见到南岳庙有戏剧壁画。这些记载,亦从一个侧面反映宋代长沙一带已有戏剧活动。

陶谷《清异录》卷二记载:长沙狱掾任兴相,拥驺吏出行,有卖药道人行吟曰:“无字歌,呵呵亦呵呵,哀哀亦呵呵,不似荷叶参军子,人人与个拜、木大作厅上假阎罗。”“木大”为宋杂剧角色名称。又据《浏阳县志》卷十六职官二政略载,杨时在绍圣元年(1094年)知浏阳县事时,就曾“散青苗钱,凡酒肆食店与俳优戏剧之罔民财者,悉禁之”。

宋代,浏阳属潭州长沙郡,浏阳的俳优戏剧当时已能“罔”民财,由此可见潭州一带俳优戏剧之盛况。当时浏阳演的是什么剧目,唱的是什么腔调,虽已无从查考,但据《东京梦华录》记载,在这同一时期,东京(开封)的勾栏酒肆,表演《目连救母》杂剧,自七月初七起,连续演至十五。连台本戏《目连》,也是湘剧中最早见诸记载的剧目之一,且同样能演7天,并据湘剧老艺人代代相传,都说《目连》是湘剧的“戏祖”,浏阳更是《目连》戏最流行的地区,与东京勾栏酒肆的情况正好互相印证。那个时候,“俳优”们居然在浏阳通过演出可以“网民财”,以致杨时不得不在“春荒时”严令“俳优”们演出,足以看出当时的浏阳人是多么会演戏,又是多么喜欢看戏到!

到了现今,想必杨时时代的浏阳人也会羡煞不已。近几年,不少长沙市民感叹,看高雅艺术演出已是越来越容易,再也不需要像陈景明的父亲那样专程跑到北京、上海看戏了。从英文版歌剧《红楼梦》,到伦敦西区原版音乐剧《保镖》,到世界十大交响乐团,高雅艺术在梅溪湖大剧院、长沙音乐厅、剧院不断上演……

 

市民们不仅看演出,还可登上台过一把“演出瘾”

 

相对剧情节奏比较缓慢的戏剧来说,年轻市民更喜欢激情奔放的现代歌舞。1月19日晚,由长沙市歌舞剧院出品的“领航新时代”大型主题文艺晚会举行。民乐演奏、舞蹈、歌剧选段、女声独唱、小品、原创舞台剧等精彩节目,就满足了许多年轻观众的欣赏需求。


“领航新时代”大型主题文艺晚会举行

 

大型多媒体舞蹈《启航》拉开了当日晚会的序幕,热情洋溢的中国风、强烈的时代气息一下子就把观众的目光聚焦到舞台上。一首新编《浏阳河》,熟悉的旋律悠扬欢快;《龙的传人》声声悦耳,鼓动心灵……独舞《一戏一生》,以古典民族舞表现传统戏曲,演出了一位演员用一生雕琢一出戏,歌颂了执着于艺术、精益求精的价值坚守。经典歌剧选段《胜利时再闻花儿香》《不能尽孝愧对娘》《五洲人民齐欢笑》,在何莹、赵浩舟、黄超玉等人的演唱下,长沙韵味立刻飘扬起来。


红于二月花选段

 

《启航》

 

《不能尽孝愧对娘》

 

《五洲人民齐欢笑》

除了演给群众看,“杜鹃花”艺术节同时是“群众演”的大舞台,昔日在台下看戏的市民只要有一技之长也能过一把“演出瘾”。“人艺风采”长沙人艺团展演让人见识到了长沙民间文艺的巨大活力。由长沙人艺朗诵团担纲的2018新年诗会、长沙人艺舞蹈团推出的舞蹈专场演出、长沙人艺话剧团展演的音乐儿童剧《甲虫山谷》,都收获了诸多观众点赞,接下来长沙人艺合唱团、长沙人艺少儿团还将推出展演。

 

音乐儿童剧《甲虫山谷》

 

长沙市近年来一直致力于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通过政府购买、项目补贴、定向资助等措施,引导和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建设。“长沙人艺”是长沙挖掘沉淀在民间的各类文化资源,全方位、多层次地释放长沙艺术生产力,为城市生活带来生动活泼的艺术生产氛围,为城市人创造更丰富多彩的文化享受的新的文艺模式

“文艺生活很丰富,对于长沙爱好文艺的人来说,真是幸福,有吃糖油粑粑的感觉!”有市民如是说。这种说法来自市民真切的幸福获得感。长沙是媒体艺术之都,83家商业影城为市民提供680余场、总价值400多万元的公益观影席位,2017年11月1日开幕的长沙市第五届公益电影月,就吸引了十万余市民前去观影。公益电影月活动刚落幕,第五届长沙阳光娱乐节启动,接着就是媒体艺术之都·长沙杜鹃花艺术节开幕,2017年岁末、2018年年初的长沙文化艺术,延续了接连不断的高潮,媒体艺术之都·长沙杜鹃花艺术节更是成为了全民狂欢共享的艺术大餐。

不少演出现场座无虚席,一票难求,甚至连两侧过道都站着人。文艺惠民是媒体艺术之都·长沙杜鹃花艺术节的一个重要特点,众多演出和展览全部是零门槛。“今年来的安东尼·葛姆雷,是英国国宝级的艺术家,在上海等国内大城市和外国看他的展览,都是要收门票的,但在艺术长沙不要门票。”长沙美术馆馆长谭国斌表示,正是因为这种零门槛,艺术展吸引全国各地的艺术爱好者纷至沓来。在长沙实验剧场举行的多场“长沙人艺”展演,每次都几乎满场,“无论是从上座率还是从现场观众的热情,都可以看出这些展演在观众心中的受欢迎程度。”长沙群艺馆馆长刘新权每次都会留意观众的人数,“看的人越多,演职员们演得越带劲。写在观众们脸上的,就如‘杜鹃花’绽放的鲜活笑容。”

主办单位:长沙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地址:长沙市岳麓大道218号
Copyright @ 2014 版权所有 长沙市文广新局 最佳使用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6.0或以上
备案序号:湘ICP备10009181号-1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432号 网站标识码:4301000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