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长沙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今天是:
  • 站内搜索

李自健20多年三画《南京大屠杀》背后的故事你知道吗

附件下载 长沙市文广新局    发布时间:2017-12-14    来源:[打印] [关闭] [收藏]


长沙李自健美术馆展出的巨幅油画《南京大屠杀》,再现了1937年侵华日军在南京的屠城暴行。

 

这是一幅让所有中国人过目不忘的大型历史油画!整幅画面由“屠”“生”“佛”三联组成,画家刻画了两个狞笑的日本军官、一个哭喊的中国婴儿与一名收拾尸体的僧人,真实再现了1937年日军在南京实施的惨绝人寰的暴行。

这幅油画就是著名旅美画家、长沙李自健美术馆创建人李自健创作的《南京大屠杀》。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李自健美术馆举行了公祭活动,李自健也首次在李自健美术馆讲述《南京大屠杀》背后的故事。


“没有这幅画,就没有今天的李自健”

12月13日,在李自健美术馆A1展览大厅,《南京大屠杀》巨画之上,拉起了黑底白字的横幅——“铭记历史,勿忘国耻。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80周年祭”,两旁竖立着两个别致、肃穆的花圈,《星云大师》等三幅油画都特别标注出“南京大屠杀受害者、见证人”的字样。全馆员工和在场的观众肃立于巨画之下,向大屠杀的死难者三鞠躬、默哀。

回望20多年前创作这幅巨作,李自健心情激动,“没有这幅画,就没有今天的李自健。”

“最初是星云大师请我创作这幅画的。”1988年,李自健赴美留学,偶然的机缘让他在洛杉矶西来寺结识了星云大师。得星云大师赏识与支持,李自健得以迁入星云大师提供的蒙地拉精舍,潜心作画500余日夜,创作出一大批表现人间大爱的油画作品。1991年初夏,星云大师向李自健提出,能不能画一幅表现南京大屠杀的巨幅油画。

原来星云大师就是南京大屠杀这场灾难的受害者和见证人。1937年,星云的父亲在这场惨案中丧生,年仅12岁的星云从此在南京栖霞寺出家。半个多世纪过去,看到日本右翼势力猖獗,拒不承认南京大屠杀,星云非常担忧,他希望李自健创作一幅警世之作,以让后人永远铭记这段悲痛历史。“我出于对星云大师的感恩之情,承担了这一任务。”在大洋彼岸的洛杉矶,李自健悲愤执笔,他将自己关闭在画室里,废寝忘食地创作,为了揣摩受害者的心理和肢体动作,他甚至把自己捆绑起来。夜深人静的画室里,李自健一笔一笔地画着堆积如山的死难同胞,无数次落泪。

这是一幅鞭笞兽行、讴歌人性、赞颂大爱、弘扬良知的恢弘巨制。画家借写实主义的凌厉刻画和象征主义的隐喻处理,将揭露兽行之“屠”、伸张正义之“生”和慈悲入世之“佛”联形贯意,给人巨大的冲击。让李自健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种构图与意象的营造,竟是在一个晚上突然冒出来的,在其后的三个月中,他努力寻找是否还有更好的表达,最终还是不能更改。

 

20多年里三画《南京大屠杀》

《南京大屠杀》一经面世,迅速引起轰动。十几年来,此幅巨画随着“人性与爱·李自健油画环球巡展”在全世界六大洲三十余个国家和地区广泛展出,引起巨大反响。这幅画在给李自健带来巨大声名的同时,也深刻塑造了他自己,“世界巡展的经历,激起了我对国家深深的爱,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让我决心用自己的力量无私地去奉献。”

2000年12月13日,星云大师与李自健一道将此画捐赠给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永久收藏。因为《南京大屠杀》被馆藏,新一轮的“人性与爱·李自健油画环球巡回展”将缺少这一重要作品,思来想去,李自健决心重画《南京大屠杀》。2013年,在历时三年、完成国内24座城市的公益性巡回个展后,在2003年完成的《南京大屠杀》(第二稿)捐赠给中国国家博物馆永久收藏。当李自健决定在长沙建设美术馆时,他便考虑为美术馆绘制第三幅《南京大屠杀》。

相比于第一稿213cm×290cm的尺寸,第二稿235cm×336cm的尺寸,留在长沙的《南京大屠杀》尺寸达到445cm×315cm。“其实每一次绘制,都异常痛苦,那种愤懑与心痛,撕心裂骨。但同时也是我的灵魂反复被洗礼的过程。”在当时建馆资金紧张的时候,李自健抛开其他商业性绘画的创作,潜心创作这幅巨作。考虑到这幅画不准备再去巡展,就尽量加大了尺寸,为此在设计美术馆时,特意把展厅的高度进行了更改。于是,这幅在2015年完成的尺寸最大、更撼人心魄的《南京大屠杀》成为李自健美术馆的镇馆之宝。

 

《南京大屠杀》传递正义力量

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随着“人性与爱·李自健油画环球巡回展”,广为人知。

但作品在巡展过程中,先后在阿姆斯特丹、纽约等地受到日本右翼势力的极力阻扰和打压:因为坚持《南京大屠杀》的展出,日本东京都艺术中心于1999年取消了在日本的巡展;当《南京大屠杀》在阿姆斯特丹遭封杀时,马来西亚的媒体对此作出报道,由于报纸失误,错将画的作者李自健写成了李自省,恰恰马来西亚有个画家叫李自省。李自省因此上诉法院,原因是担心受到恐吓和威胁甚至追杀,要求媒体赔偿损失费和保护费。

李自健一直想在日本举行展览,但没有成功,这让他觉得遗憾,但李自健也看到了日本正义的力量。日本国际创价学会会长池田大作看到这幅巨画感慨道:“凝睇《南京大屠杀》,一瞬间我的心停止了跳动,我的心哭泣了。而且我的心燃起了火焰……日本军残虐至极的野蛮行径,我们绝对不会忘记……”应池田大作的邀请,李自健去了日本,4600名东京创价大学的大学生起立为他鼓掌,这一幕让李自健热泪横流,“这让我看到了和平的希望。”

“这样的悲剧不能再重演!铭记历史,勿忘国耻,珍爱和平、奋发图强,这就是我们的心声!”李自健说。

 

南京大屠杀铁证如山

——揭秘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新展陈九件一级文物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13日正式推出新版南京大屠杀史实展。新展陈中9件一级文物,记录了那段不容歪曲的惨痛历史。

 

《上海派遣军司令部纪念写真帖》:贴有326张原版照片,拍摄了侵华日军从进攻上海到占领南京后日军活动的全过程。

 

日本花瓶:日本陆军造兵厂特意为纪念“南京陷落”而制作。

 

易安华的瓷板遗像:南京城守军、国民革命军第八十七师259旅少将旅长易安华壮烈牺牲,景德镇专门烧制了易安华瓷板遗像。

 

《屠·生·佛》油画:旅美画家李自健先生创作,真实再现了1937年侵华日军在南京的屠城暴行。

 

《外人目睹中之日军暴行》:第一次完整地向全世界公布了日军南京大屠杀的真相。

 

宋有贵和宋杨氏的“安居之证”:大屠杀后,日本为加强对南京的控制,由南京特务机关给市民发放“安居之证”。

 

红十字会埋尸用品明细账单:是红十字会组织埋尸活动的物证,由当时曾经参与过埋尸的南京市民郭学根保存。

 

谷寿夫死刑判决书底稿:法庭庭长石美瑜保存的谷寿夫死刑判决书底稿,2003年由石美瑜的儿子石南阳捐赠。

 

《南京浩劫——被遗忘的大屠杀》英文原稿:1997年,美籍华裔作家张纯如撰写出轰动世界的著作《南京浩劫——被遗忘的大屠杀》。她留下的唯一一份英文原稿由其母捐赠给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主办单位:长沙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地址:长沙市岳麓大道218号
Copyright @ 2014 版权所有 长沙市文广新局 最佳使用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6.0或以上
备案序号:湘ICP备10009181号-1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432号 网站标识码:4301000019